学习动态
基于社会心理的职普比博弈和对策建议
发布时间:2017-08-28 作者:管理员 摘自:本站 点击量:1366

 

一、社会心理对职业教育发展的影响

 

 

 

职业教育的发展是一个社会历史的过程。它是在一定的社会环境中存在和发展的。这一过程必然受到历史的、文化的、心理的、经济的、利益的、政策的、环境的各种要素的影响,是综合博弈的产物。


瑞士心理学家荣格所提出了集体无意识概念。所谓集体无意识,是指人的最深层次的心理积淀和普遍精神,是一种代代相传的无数同类经验在某一种族全体成员心理上的沉淀物。这种心理和精神之所以延传不已,是因为有相应的社会结构、意念、传统作为这种集体无意识的支柱。如“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轻视劳动、鄙薄技艺的传统观念已深深地扎根于人们的心理之中,在长期的渗透、弥散和泛化中,成为一种集体无意识观念,这种观念是这样的强大和深固,以致延传千年依然难以改变,依然主宰这人们的心理和意识。形成了对职业教育发展巨大的负作用和“杀伤力”。


中等教育是我国整个教育体系中的一个层级,目前分为普通教育和职业教育两大版块,实际上是根据人的就业需要、发展需要和经济发展对不同规格人才的需要设计的。职普比是指高中阶段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的结构比,或者说类别比。为什么国家十分强调职普比大体相当,除了发展经济的考量外,更重要的是当下的职业教育还是一种弱势和末流的教育,如果没有刚性的政策要求达标兜底,恐怕会失去保护和援手,导致职业教育更加孱弱。这可以从职普比的博弈分析见出端倪。

 

二、职普比互动博弈的多元分析

 

博弈论,又称“对策论”或“赛局理论”,是指在一定的游戏规则约束下,基于直接相互作用的环境条件,各参与人依靠所掌握的信息,选择各自的策略,以实现利益最大化和风险最小化的过程。对职业教育还是普通教育的选择过程,实际上就是人们对两类教育所能带来的收益的比较、权衡、考量、甄选的过程。


观念博弈。职普比的问题表面上看是中等教育的类别和分流问题,实质上关系到人的发展取向问题,其背后有着深刻的观念博弈。人的观念的形成源于传统文化的影响和教育灌输的左右。我国的传统的主流文化是儒家文化,其核心是“学而优则仕”,即以官为本、以权为纲的“官本位”文化,人们往往把能否做官、升官看作人生最高的价值追求,而鄙视“樊迟请学稼”这样的职业劳动。现实中,延传至今的技术技能人才的弱势地位和微薄待遇更是强化了人们的这一观念,所以,非不得已人们是不愿意选择职业教育这一路径的,而宁愿选择上高中、升本科,最后更有可能实现自己“官本位”的人生价值和职业梦想。这是观念博弈上先输一筹。


利益博弈。当下的社会是一个急功近利的社会,或者说是一个“钱本位”的社会,如果你当不了官、那有钱也行。或者说,如果接受职业教育的人仕途无望,但“钱”途不差,在利益博弈上不落下风,那同样能吸引和激励一部分人选择职业教育。但问题在于,我国的技术技能人才的薪资待遇始终被锁定在新酬链的低端,即便企业最优秀的技能大师工资待遇也比车间副主任少一大截。所以说什么“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关键是出了状元、成了状元,又能怎样?大国工匠也没见到有多风光、出彩、有钱。这才是症结所在。这样不公的利益分配格局损害的不仅是在职员工的所得,更重要的是对即将入职的技术技能人才是一种伤害,再远一点,对有意选择职业教育学习的人群是一种打击,使他们避之犹恐不及。利益偏颇、公平不当的杀伤力可见一斑。


政策博弈。政策是为政者为了实现一定的目标而制定的政令策略和行为准则。它体现的是决策层面所期望达到的目标。刘春生教授指出:“职业教育要保持长期可持续发展,各级政府不仅要在思想上高度重视,更要制定和完善相关政策,为职业教育发展营造一个良好的政策环境。”对于普通教育而言,有着成熟的政策体系,而职业教育身为“富贵“教育,但财政拨款和经费投入却一直低于普通教育,又怎能指望它办出质量呢?而办不出质量又更加坐实了你是末流教育的观点,陷入了恶性循环。还有政府这些年虽然强调对职业教育要“高度重视”、“大力发展”,但虚多实少,口惠而实不至。比如一个职教法修订,难产多年,至今还是“千呼万唤不出来”。更别说像校企合作促进法等其他下位法、配套法了。所以,在政策博弈上,职业教育真是有苦难言。


人职匹配博弈。提出“人职匹配理论”的美国教育功能理论学者帕森斯认为:每一个独立的个体都有自己独特的人格特质,相应地,每一种职业也都有自己独特的要求。一个人的能力、气质、性格、兴趣同其所选择职业的条件和要求越接近,工作的效率也就越高,成功的可能性也就越大。反之,成功的可能性就越小。所以,每个人进行职业选择时,必须依据自身条件和个性特征来选择职业种类,以实现最合理的人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