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习动态
除了职称,还可以有哪些追求?教师成长10问,句句戳心!
发布时间:2017-04-05 作者:管理员 摘自:本站 点击量:507

 

 

过去,教师们总是太依赖于专家怎么说,领导怎么安排,其实,教师的成长必须从自己的教育教学实际出发,在自己的亲身实践中提出问题,通过研究“我”的困惑和疑难,真正为教学实践扫除障碍,并提升自己的专业素养。


“发现问题—提出问题—探究问题—讨论问题”,这是成长的思维路径。


学会追问,学会思考,是教师成长的前提,也是不可或缺的基本素质。可是,许多教师每天面对熟悉的学生、教材和环境,日复一日地工作,一切都习以为常,难以提出问题,因此,成长也就无从谈起。

 


本文试图从普通一线教师的视角,提出有关教师成长的话题,为教师的反思成长之路开启一个入口,提供一个台阶。


提出话题,不是为了寻求答案,学会追问和审视当下的现象、事件和行为,是一切成长的开端。

 

写下,就是影响和改变


 


无数的经验表明,写作是教师成长的必要手段和必由之路。但是,也有不少教师觉得,写作是教育教学的“分外之事”。

 

其实,互联网时代,写作或记录,已经成为普通人传递信息、表达情感、交流思想的重要手段。作为教师,我们对教育教学信息的选择、处理、加工、使用和创造,本身就是一种写作。换言之,写作是教育生活最重要的方式之一。

 

而从教师成长的维度看,专业写作有着更为重要而深刻的意义。从某种意义来说,每个教师都在书写自己的教育史,以每堂课,每一天的教学,每学期的工作,每届学生的毕业。教师要教书,要读书,更要写作,读者不应只有自己一个人!


 

若你此刻告别讲台,会如何选择?

 

 

向死而生,才能更明白生的意义。“教师”不是我们的终身角色,有一天,我们终将告别讲台。以终为始,探寻终点,不是为了纪念,也不是一场畅想,而是为了能更清晰地看到自己内心的方向,更像一次人生规划。


有人选择“不说再见”,有人选择“另一种开始”,有人选择“从现在开始努力”……那么亲爱的老师,试着问一问自己,你的选择又是什么呢?


 

成长路上,有哪些助推器?


教育是需要契机的,作为教师,能否抓住这个契机,考量的是教师的基本功。对于自身的成长也一样。


无挫折不成长,无困难不进步,每一步成长都伴随着对于过去的否定。成长路上,哪些人、事和环境给你提供了成长的契机和动力?怎样把困难和挫折转变为自己的垫脚石? 


 

除了职称,还可以有哪些追求?

 

 

无数教师因为职称评定而纠结。严格的名额限定,让教师们常常陷入“你争我抢”的境地。不知教师们是否想过,除了评职称,教师还应该朝着什么方向努力?


在“互联网+”时代和新课改背景下,不知大家是否发现,一个专业、情感和人格成熟的教师,他追求的更多的是心灵的自由、生命的解放和责任的担当:或解放自己或锐意创新,或专心致志或豪放不羁。


但毫无例外,他们都希望成为一个更饱满、更有生命力的师者。而这种指向职称以外的追求,为他们带来了不一样的幸福体验:重在内在修养,内心感受,无须他人评判,实现从“他人认同”到“自我认同”的转变,清晰地感受到自身成长。

 

何谓师者的成功?

 

亲爱的老师,教了几年、十几年、数十年学的你,觉得自己是否成功?你判断成功的标准是什么?


讲到为师者的成功,有许多通识的评价标准:学生成绩优异,桃李芬芳满园;各方人士认可,荣誉纷至沓来;职称评定顺畅,同事羡慕,自己心安。这不是成功,又是什么呢?


在世俗的眼光里,这的确是一种很客观、很外在、很晃眼的成功,这种成功看得见、摸得着,实实在在、真真切切。


可再一细琢磨,上述的那些成功标准似乎与为师的“我”有关么?“我”的内心呢?“我”的追求呢?“我”的梦想呢?在那些所谓的外在光环一圈一圈地将“我”绕晕,“我”可曾审度过自己的内心,是否丢弃了原来的“我”?成功的外表之下,“我”是否真的感觉到了自我存在、自我成长、自我丰富?

 

教师的权利有多大?

 

时下的教育体制,对教师的种种束缚显而易见,但是,在这样的情境下,教师是否真的就不能有所作为?三尺讲台之上,还是有许多教师创造出了一个新世界。

 

 

有人说,教师没有自主权,是带着镣铐跳舞。但也有人说,当教师站在课堂上,面对班级的几十名学生,教师就是学生的“天”。有的人疲于应付,而有的人却能创造新世界。三尺讲台,到底能做什么?教师的权利到底多大?怎样才能更好地认识和突破束缚?如何才能更好地处理好自我发展和体制之间的关系?这是每一位教师面临的现实之困。

 

从来如此,便对吗?

 

一个新教师从走上讲台那天起,就走进了一个既定的环境,这里有长期形成的习惯和传统。在教学上,要向“师傅”学习;在管理上,要服从学科组、年级组……

 

于是,许多事情,我们还没有来得及思考清楚是怎么回事,就已经被“从来如此”的东西“先入为主”。

 

认真仔细地审视身边的教育现象、教育行为,尤其是那些“教育常识”,你是否有过这种想法:从来如此,便对吗?


 

成长,与自己死磕?

 

人是怎么成长的?

 

许多教师也许都会有这样的感受:成长就是认识到自己的臭毛病,对它们不再纵容,不再姑息,直到把自己完全打碎,然后如凤凰衔来香木,在烈火中重生。

 

死磕,其实可以理解为一种执着,一种坚持,一种坚守;死磕,就是不妥协,不苟且;死磕,就是追杀旧我,追求新我。


 

如何做一个“不乖”教师?


时下,许多人对“乖孩子”的概念有所反思。那么乖老师呢?

 

台湾教师叶世升说:“我的不乖不是反叛,而是一种找寻——找寻着更多能说服自己的理由,也找寻着更多面向的思考。”是的,“不乖”这一看似不恭敬之词、不和谐之词,其实质指向鲜明的个性、独立的人

总机:021-63171977  传真:021-63171977  电子信箱:junchengguo@live.com
上海信息服务人才培训中心  沪ICP备13012952号
XML网站地图 HTML网站地图